王者小说网 kanwangzhe.com,最快更新大唐第一世家最新章节!

“行了行了,不聊那些不开心的事,对了兄弟,你既然会医人,等明日,咱们一块去砸那老秃驴的场子,抢他的生意如何?”野兽兄贵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眼珠子鬼鬼崇崇一转,冲段少君压低了声音道。

“……报歉,在下不希望缺胳膊少腿。”段少君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嘛意思,打不赢那老家伙,居然想这么龌龊的点子。你丫皮实抵得揍,可咱小胳膊小腿的,挨一下那就是出人命的事,再说了,你丫也是活该,才不会掺和你跟那不是好鸟的老贼秃的事。

“怕毛,爷们就该是越挫越勇的主,贤弟啊,你该不会穿上了袈裟,就想叛师门投奔和尚吧?”野兽兄贵撇了撇嘴,手背都毛黑毛的大手又端起了酒壶猛灌一大口不悦地道。

“……在下这衣服都还没买,咱们是不是该先告辞了。”段少君决定不跟缺心眼的人继续说话,不然能活活把自己憋死。

“行,我带你去。”西门楚楚看样子也有点受不了了,赶紧站起了身来,没好气地瞪了自家那犹自不觉的兄长一眼。

“别,等我,哥闲得没事,正好逛逛。”野兽兄贵这种闲得蛋疼的人物却丝毫没有放过段少君的意思,也屁颠颠地非要跟着。

“不行,你快点回家吧,爹娘虽然不在,可爹爹说了,要让我监督你,不许你胡来,听到了没。寻香咱们走吧……”西门楚楚拿捏起了当家作主人的派头瞪了野兽兄贵一眼,一把扯着段少君就朝着门外走去,生怕野兽兄贵会撵上来似的。

“楚楚啊,你吃我豆腐就算了,可你为什么叫我寻香呢?莫非是为了自己吃帅哥的豆腐来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被西门楚楚温暖而又柔若无骨的纤手牵着走到了兰亭酒楼外,段少君有些不太好意思地道。

“吃你什么……啊?你,你怎么把手给我的?”西门楚楚一脸懵懂地回过了头来,看清了自己牵着的居然是段少君,而寻香在后面迈着小步苦追,不由得脸又红得跟抹了胭脂似的,飞快地甩开了段少君的手。

“不是在下给你的,而是你硬拉的。”段少君叹了口气,呆萌妹子和野兽兄贵,这对兄妹实在是绝配。

“你,你干嘛不吱声,你分明就是又占我偏宜,坏家伙!”恼羞成怒的西门楚楚气呼呼地撅起了朱唇,明眸也可爱地瞪着,一副恶人先告状的架势。

段少君振振有词地道:“拜托,主动者可是小姐你,怎么能说我又占你偏宜,分明是被迫的。在下好歹也是君子,君子一般都是讷于言而敏于行,不说话很正常嘛,再说了,会吱的一般都是啮齿类动物,在下实在是吱不出来。”

听到了这话,西门楚楚原本杀气腾腾的俏脸都变得有些扭曲,啮齿类动物,这是什么奇葩的称呼,一定不是好话。

“哼,我总算是看清楚了,你就是个坏家伙,走,寻香,咱们不理他。”气坏了的西门楚楚扯着寻香那丫头就走,可走了没几步,又气鼓鼓地顿住了脚步,转身朝着段少君走了过来。

“拿去买衣服吧,从这里往东走上一条街再转向西走就可以看到成衣铺子。回来的时候记得问路,兰亭县的人都知道县衙在哪,你要找不到,我才不会去管你。坏家伙!”西门楚楚递过来一锭大约十两重的银子,板着俏脸叮嘱了一番之后,没好气地又哼了一身,转过身带着寻香径直扬长而去。

看着西门楚楚窈窕修长的靓影,感受着手中银两那温热的触感,段少君脸上的笑容透着一般淡淡的暖意,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虽说有些呆萌,但是却十分的善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照着西门楚楚指出的路线,段少君没费多少功夫就找到了成衣铺子。进了店一问,一件料子好些的绸衫就得二两五,若是再高档一些的面料,怕是得三贯起,高档货甚至十两都不止。

听到了这个消息,段少君越发地觉得梦惑那老贼秃缺德,居然才给自己几两银子的盘缠。幸好自己不靠那点钱活着,不然,不是西门楚楚那丫头帮忙,说不定自己就得流落街头。

挑了一套质量还不错的胡衣,还有一套长衫,费尽了唇舌,最终以四两又两百钱成交,西门楚楚递给自己的银两还剩下大半,买了衣服之后,还有富余。

而段少君就干脆让那裁缝给自己缝制内裤和背心,后世已经穿了十几二十年,早已经习惯了小兄弟有东西兜着的生活。重要的是,段少君对兜裆布那玩意实在是生恶痛绝,太不方便,重要的是还勒得紧绷绷的让人浑身不自在。

身上穿着一身暗湖色长衫,站在那穿衣铜镜前亮了个相,就越发地觉得铜镜中的自己实在是风流倜傥,风度翩翩,就连那老裁缝的闺女都忍不住老往他这边瞄。

段少君翩翩一摆衣袖,回眸冲这鼻翼两侧有一些可爱小雀斑的姑娘一笑,害得这位裁缝姑娘羞不可抑的低下了头,可很快又抬起了手,双手捧在涨鼓鼓的胸前,一双火辣辣的眸子犹如要生出勾子来一般。

唉,人长得太帅就是这点不好,稍微和善一点就容易让人误会,特别是那姑娘看自己的眼神,活脱脱看到了唐僧出浴的白骨精。段少君一面虚伪地自省其身,一面整理着身上的衣襟走出了成衣铺子,至于那些背心和内裤,自然是等过两天再来取。

进了县衙后边的官宅,就看到了换了一身淡绿色长裙的西门楚楚正在中庭处弹奏着古琴,花木掩映间,西门楚楚盘膝而坐,手拔琴弦,空灵而又悠远的琴声,犹如高山流水间的空竹悠兰,让人不禁沉迷于其间。

段少君很喜欢听古典音乐,特别是高山流水之类的,重要的是,古代的音乐,的确能够提升,甚至能够让人们从音乐中品味到那种国风的山水画卷,眼前的楚楚与那古柮的古琴,还有这院中的境色,构成了一幅清灵动人的佳人抚琴图。

听着听着,段少君不由得想起了父亲给自己买的第一个随声响,还是那种用卡带的随身听,卡带自然是要花钱的,每一盒卡带,都被父亲还保留在自己小时候父亲用木板一锤锤敲出来的小木箱里。每一次回家,自己总要翻出来看看,哪像后来,所有的音乐都可以从网上下载,可是,却少了最初时的珍惜。

“小姐,那个坏人又来了。”正沉浸在音乐世界中得西门楚楚被耳边的低语惊醒了过来,顺着寻香的手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看到了一身灰蓝色绸衫,更加显得挺拔与俊朗的段少君,正立于那廊柱之间,表情显得那样地黯然与落寞,萧瑟的目光眺望向那悠远白天的天际,仿佛,那里,有着他无法阻拦的怀念。

不知怎么地,西门楚楚不由得心中一酸,有一种想要抚平他额头上那竖纹的冲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