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小说网 kanwangzhe.com,最快更新警神最新章节!

艾德章、奈落和翁凌风三个人还是第一次看到宫装女子如此失态的样子,他们差点被宫装女子的样子给吓住,只是听完宫装女子的话后,他们的脸上却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十天前被抓后,艾德章、奈落和翁凌风三个人就一直被拷问他们背后的人是谁,以及他们背后之人的藏身之地,艾德章、奈落和翁凌风还以为舞云门跟叶明浩之间有着血海深仇,所以他们愣是不肯说出半句有关叶明浩的信息。

让三个人没有想到的是,舞云门真正忌惮的人却不是叶明浩,而是另有其人,感情自己几个人这段时间的苦白受了?

不过三个人犹豫了一下后,他们还是没敢把叶明浩给说出来,虽然舞云门的人真正忌惮的人不是叶明浩,自己三个人也不知道林徽如是谁,但是,自己三个人毕竟是因为杀了夏武辉而被抓的,所以舞云门不可能放过自己三个人。

“怎么样,你们考虑清楚了么,是林徽如那个小贱人的姓命重要,还是你们自己的小命重要?”清楚地把艾德章三个人意动的神色看在眼中,宫装女子神色一震,立即出声催问道。

“即便你问一万遍,我们还是同样的答案,我们只是柳河市的警察,并非古武界中人,也不知道你嘴中的林徽如是什么人。”翁凌风看了宫装女子一眼,苦着脸解释道……

艾德章和奈落却是早就没有了跟宫装女子说话的兴致,这十天来,类似的问题已然被宫装女子问了上百遍了,每次宫装女子都对自己三个人的回答不满意,久而久之的,艾德章和奈落索姓变成了哑巴,倒是翁凌风还对宫装女子抱有一丝希望,希望自己回答满意的话对方能够放自己三个人出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你们几个人是想享受一下这几个丑奴的服务了。”看到艾德章三个人犹豫了半晌后,居然又跟原来那般拒绝配合,她顿时恼羞成怒,挥了挥手便示意那几个彪形大汉给翁凌风灌药。

翁凌风见状大惊,原本瘫软倒地的他迅速地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便想躲避几个彪形大汉,只是他刚刚有所动作,手上和脚上的镣铐便发出了“哗啦”一阵脆响,然后翁凌风再次无力地瘫软倒地,而几个彪形大汉脸上则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你们有什么招往我身上使就是,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事,难道舞云门就是这样一个荒银无道的门派么,说出去也不怕丢人?”看到翁凌风绝望无助的眼神,艾德章终于没办法装哑巴了,他朝宫装女子大声吼道。

奈落则是手中镣铐一挥,便把翁凌风给护在了自己身后,看向几个彪形大汉的双眼血红无比,仿佛择人而噬的老虎。

“你们放心,除了那个小白脸能够享受到丑奴的服务,你们两个人同样能够享受到丑奴的服务,你们的待遇是完全平等的……”宫装女子闻言也不生气,她笑吟吟地回了艾德章一句,随即挥了挥衣袖,几根银色的长针从她衣袖中激射而出。

可怜艾德章和奈落两个人在地底洞穴中被折磨了十天,他们的身体早就达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即便他们看到了银色长针朝自己激射而来,他们也完全躲避不及,何况宫装女子的修为远远地强过他们,以至于他们连怒骂声都没有来得及喊出一句,便同时软绵绵地倒地,而且还一齐变成了哑巴。

“既然你们喜欢当哑巴,本宫就让你们做一辈子的哑巴。”宫装女子满脸嘲讽地看了艾德章和奈落一眼,厉声呵斥道,随即她又对翁凌风道:“小白脸,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是你还是不愿意说出林徽如那个贱人的藏身之地,你也要跟他们两个人一样当一辈子的哑巴了哦。”

翁凌风看到艾德章和奈落毫无还手之力地被击倒,而且一脸悲愤地看着宫装女子,他一张俊脸涨得通红,看着宫装女子久久说不出话来。

“……不好了,大师姐,不好了,有人杀上宗门来了,他们不但砸烂了我们的宗门牌匾,还把几个巡山的弟子给全部打成了重伤,并且放话说如果不把我们十天前抓的人给放出去,他们就要把舞云门弟子给全部屠光!”

就在宫装女子以为自己终于撬开了翁凌风的嘴巴时,地底洞穴的入口处又传来一阵喧哗声,紧接着一道尖锐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帘。

“他们来了多少人,都在什么地方?”宫装女子闻言也顾不得继续逼问翁凌风了,她的身子有如鬼魅一般飘到了洞穴的入口处,一把揪住报信弟子的衣领,厉声喝问道。

“十……十几个人,修为全部在先天境界以上,巡山弟子完全不是他们一合之敌,他们正往山上杀过来。”被宫装女子抓住衣领后,报信弟子脸色变得煞白,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了。

报信弟子的话刚落音,洞穴中便传来了咚地一声闷响,却是宫装女子直接把报信的弟子给扔到了地上,然后她直接飘身走出了洞穴。

“你们几个丑奴继续伺候那个小白脸,要是那个小白脸不能满足你们的话,你们可以找小白脸的两个同伴发泄。”就在翁凌风等人为自己躲过一劫而感到开心的时候,宫装女子的话远远地从洞外传了进来。

几个彪形大汉正在为宫装女子的离开而不知所措呢,突然间听到宫装女子的话,他们顿时喜笑颜开,眼神炙热地朝翁凌风逼了过去,继续他们刚才没有完成的事情。

这一次,艾德章和奈落两个人全部倒地不起,身体早就透支的翁凌风却是再也没有力气躲避几个彪形大汉的凌辱了。

就在翁凌风虎目含泪,准备咬舌自尽时,他却看到那个刚刚还结结巴巴满脸惊慌的报信弟子从地上一跃而起,此时的她一脸萧杀,哪还有刚才的半点惊慌?

报信弟子戏谑地看了一眼洞穴的方向,然后她双手一扬,十几根银色的飞针便从她手中激射而出,其手法竟然跟刚才的宫装女子如出一辙,只是她的动作似乎更加优美、更加娴熟。

可怜那几个彪形大汉还没来得及把药水给灌进翁凌风的嘴中,他们便身子一歪,一头栽倒在地。

放倒几个彪形大汉后,报信弟子立即走到艾德章、奈落的身边,她麻利地在艾德章和奈落的身上拍打了几下,便把艾德章和奈落两个人体内的银针给全部拍出了体外,然后又分别递给了艾德章、奈落和翁凌风三个人一颗丹药,这才压低声音说道:“你们不要紧张,我是来救你们几个人的,要是你们信任我的话,就什么话也不要说,先打坐休息就成,等我把铁笼给全部打开了,你们再跟我一起冲出去。”

艾德章、奈落和翁凌风听到报信弟子的话,他们都是满脸的不解,难道舞云门闹内乱了,可是即便如此,这个舞云门弟子也没有必要救自己三个人啊?

不过艾德章、奈落和翁凌风也知道事情紧急,他们并没有多问,而是毫不犹豫地盘膝打坐,恢复体能,他们知道,地底洞穴在排云山的深处,自己几个人要想突破舞云门的封锁,肯定要经历一场恶战,没有足够体力的话,到时肯定还是逃不了一死。

报信弟子一句话说完后,她手起剑落,把艾德章、奈落和翁凌风三个人身上的镣铐给全部削断,随即转身走到了旁边的一个铁笼,只见她手中利剑一挥,铁笼上面的锁便宣告掉落。

“站住,你是哪个堂的弟子,为何破坏牢笼的铁锁?”报信弟子的弄出的异响终于惊动了地底洞穴的两个看守,看守说话的同时,他们满脸警惕地手持利剑朝报信弟子逼了过来。

报信弟子也不说话,只是挥手把铁笼中几个人身上的镣铐给全部斩断,然后轻声在她们耳边说了一句话,便又朝下一个铁笼走去。

看守人见状,他们即便再笨也知道出了问题,其中一个看守人掏出怀中的警铃便要摇响,另外一个看守却是直接挥剑朝报信弟子拦腰砍去。

可怜两个看守压根没有注意到“报信弟子”之前制服五个丑奴的一幕,这就注定了他们两个人的悲剧。

只见报信弟子随手一挥,十几根银色长针有如闪电一般呼啸而去,直直地刺入了两个看守的周身要穴,两个看守来不及发出任何警报、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他们便一命呜呼了。

解决两个看守后,报信弟子手起剑落,飞速地把滴滴洞穴中的十几个铁笼给全部破坏,并且让牢笼中的人全部恢复了自由。

做完这一切后,报信弟子并没有立即离去,而是警惕地站到了门口张望,等待着牢笼中的一众人恢复体力,只是她的脸上却隐隐可见焦灼的神色。

“少宫主,老奴已经恢复好了,我们还是赶紧逃离这里吧,要是让闫娇儿那个贱人察觉到外面的一切都是少主的计谋,她很快便会折转回来的,而且外面也会有了提防,那时我们就不方便逃离这里了。”十几个呼吸过后,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悄无声息地走到了报信弟子的身边,满脸担心地说道。

随着白发老人的起身,牢笼中人陆陆续续地站了起来,即便他们很多人的身体都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他们也不愿意继续在牢笼中浪费时间,而是满脸诚恳地恳求报信弟子带他们出去。

看到牢笼中的剧变,艾德章、奈落和翁凌风三个人不由一愣,难道这个报信弟子还大有来头不成?

(未完待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